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末世悚情启世录 第一百一十六章 海狱之主

发布时间:2020-01-16 16:43:12

末世悚情启世录 第一百一十六章 海狱之主

看到巨斧骑士手中的斧子已经落了下来,重翼瞬间来到骑士的身边,一甩手一把长剑钉在骑士头盔上的缝隙里,同时反手用另一把剑顶住了骑士的巨斧,但这并不能阻止巨斧落下,重翼情急之下念了一句咒语,他的双剑爆发出一阵白色的光,一阵光将巨斧骑士的斧子推开,一阵光将他的头盔炸飞出去。

重翼赶紧把马辰往后拉,下一秒,巨斧骑士的头盔飞了回来,重翼跃起,拔出了自己的剑,顺势一脚踹在骑士的头盔上。看到巨斧骑士的头盔再次落下,重翼并没有感觉轻松,他感觉的到自己的背后出现了一股压力,而那里,一开始被他灭掉的长戟骑士也跳了起来,双手压着长戟往重翼打来,就在长戟快落到重翼身上时,一把巨剑飞了过来,将长戟骑士钉在柱子上。

怦!被墨婉推倒的巨门再次关上,站在门口的墨婉并不知道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她清楚的是,里面发生的事情并不比她遇到的乐观多少,她知道自己还能推开这扇门,但是这么做只会扰乱里面的人,她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只有等待了。

就在大门关上的那一瞬间,重翼瞬身来到手持长剑的男人后面,但没想到那些骑士的反应也是同样的快,重翼还没将手中的剑刺出去,长戟骑士和巨斧骑士就将手中的武器投了过来,无奈下重翼只能收回刺出去的剑,毒闪来到长剑男人的面前。

重翼刺出了手中的剑,巨斧骑士见状朝着他冲来,但已经是来不及了,却没想到长剑男猛地伸出那条被重翼卸掉的手臂,在重翼的剑快碰到他的胸膛时,长剑男的手完好无损地长了出来,抓住了剑身,而他本来有点下垂的头也抬了起来,瞪着眼睛盯着重翼。

看到手中被抓住了,重翼头上流下了冷汗,巨斧骑士已经快到他这里来了,但他又不能放开自己的剑,只能用力的拔着剑,而眼前的人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像铁铸一般紧抓着他的剑不放,眼看着来不及了,重翼做好准备要放弃手中的剑,却发现自己的身体里一片空白,提不起力气来使用魔法。

眼看着重翼就快要被巨斧骑士抱住,一个扛着巨盾的人突然从侧面冲过来,将那个骑士撞退,重翼也赶紧挥起另一把剑砍向那人的脖子,那人似乎是知道这下子是躲不过去了,便拔出长剑挡住了重翼的攻击,却没想到重翼主动地往他的长剑上用力砍了一下,而第二下落在男人的心口上。

随着金属落地的声音响起,骑士们像是突然之间被抽掉了灵魂一样,变成死气沉沉的盔甲落在地上,而男人也惨呼一声,将手中的长剑插在地上,他瞪着眼盯着还插在胸口上的剑,竟然用力将重翼的剑拔了出来,一瞬间黑色的血液想决堤的水一样喷涌出来。

男人一屁股瘫坐在地上,他的手捂着伤口,但血还是一直流着,男人似乎也不在意自己的伤口,他喘着气,渐渐地,伤口喷出来的黑血越来越少,男人原本泛黑的脸庞也慢慢恢复成正常的肤色,等到完全恢复正常的时候,男人深吸了一口气,不一会儿后他猛地咳嗽起来,一口黑血被他吐了出来,而那口黑血一落地,就猛地蠕动起来,男人拔出长剑插在那口黑血上。

“谁能跟我说一下现在整个世界的状况?”男人说着站了起来,他胸口上的伤口已经愈合,脸上那些诡异的纹路已经消失,高大的身形给众人一股莫名的压力。

康尔坦朝着男人走了过去,在男人的耳边低声说着什么,而男人的眉头也渐渐地挤在了一起,等到康尔坦说完退开来以后,男人的视线开始在眼前众人的身上来回扫视着,没有人敢直视那个男人的眼睛,只能默默地等待着他开口。

“你说的是真的吗?”男人说着转头看向康尔坦,康尔坦朝着他点了下头,男人看到后叹息了一声,转身走回他一开始坐的那张巨大的椅子上。

“你们都上来吧,我必须把我所知道的都告诉你们,对了让门外的人也一起进来。”男人说完抬头仰望着王宫的穹顶,在那里画着一个奇怪的法阵,看到法阵,男人的心里感到一阵厌恶,他将手中的长剑一挥,那个法阵上就出现了一道深深的裂痕。

就在穹顶被男人砍出一道裂痕的同时,大门也倒了下来,门口墨婉架着菜头走进了王宫,其他人见状都收住了往男人那里的脚步,纷纷上前帮忙,而男人的眼睛一直盯着菜头看,直到菜头被人带到了王宫里,男人才站起来,走到菜头的身边,握住了他的手掌。

“他的灵魂被人带走了!”男人说着松开了手,就地坐了下来,他的视线开始转移到大门口,而在王宫之外,各种尸人和奇形怪状的巨大的盔甲从阴影中走出来,都朝着王宫走来。

“被带走,怎么可能,如果是冥狱来强行带走灵魂的话,一般都会在额头或是脖子上留下黑色的印记,恶魔也不可能,灵魂对于它们来说,一般不是吃掉,就是驱逐。”徐度一边分析着一边查看着菜头的身体,但是他所知道的那些痕迹都没有出现,也找不到恶魔吃掉菜头灵魂的痕迹。

“我有说他的灵魂被谁带走的吗,好好想想,在海洋的深处,谁可以做到将船和灵魂一起带走的?”男人说着闭起了眼睛,脑海里出现了一些画面。

“菲流斯与他的泰坦!”重翼和康尔坦同时惊道,在海洋里,这个名字几乎不会有人提起,因为他象征着死亡,一旦遇到菲流斯,基本上结局就是船与灵魂一起被带走。

“是的,菲流斯,这个值效忠黑暗的家伙,他替邪恶卖命,以为海王没有制约他们,就可以仗着美杜莎的威风来肆虐海洋,甚至是将恶魔洒遍整片大海,包括被派到这里的腐烂者撒马,当在这里见到那恶魔出现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他们要取代海王,不,不止是如此,还有陆地,天空,深渊……”男人说着看向众人,继续说道:“当然了,还有斗争者们!”

“我,乃穆拉迟之王,巫水之子,海狱之主,我知道你们便是斗争着,你们的目的地就在我的国度下面,深邃的断水海渊,你们想见某个人,但如今你们遇到了麻烦,奥雷家的后裔被黑暗腐蚀,海王之子被带走灵魂。但是想去断水海渊并不是很容易的,首先我是钥匙,我能给你们开门,但是无法随你们下去,你们必须通过死亡之海和断水海渊里的狱兽,但是不用担心,我相信你们能克服这些困难,不过,在那之前,你们必须完成一件事。”男人说着看着众人,目光不再是充满了压力,而是温和。

“消灭撒马吗?”康尔坦问道,说完他还回头看了一眼,似乎他也感受了外面的黑暗力量。

“是的,我无法消灭它,我没有光明之力,无法对那只恶魔做到半点的伤害,但是你们不一样,你们是一支团队,每个人都拥有不一样的信仰,你们能走到我这里来,你们就能这里踏过去,现在,听着,你们必须先找到那女人,她一定知道撒马在哪里,但是时至今日,我不知道撒马的诅咒力量会把她变成什么样子,为了以防你们打不过她,你们必须去寻找四块石头,这四块石头封印着我祖先用来守护断水海渊的守卫,注入光明之力的话他们就会苏醒,就会帮你们对付那个女人。”穆拉迟之王说着抬头看向门口,他推开其他人,快步朝着门口走去。

他转了手中的剑一圈,最后剑斜着抵在地上,穆拉迟之王头也不回地说道:“走,如果你们成功了,那么我也会去找你们,带你们去死亡之海!”话刚说完,他的身前响起了呜咽和脚步声,无边无际的怪物朝着他这里走来,穆拉迟之王不愿意伤害自己国度的子民,他将长剑插入地面,顿时他面前的所有怪物都停了下来,保持着它们最后的姿势。

“等等,你没有告诉我们该怎么找到那四颗石头!”马辰大喊着不愿意离开,但穆拉迟之王此时像是变成了石头一般一动不动。

“走吧,我知道在哪里,怎么说我也是在这里混了一年多了,他说的那四块石头我曾经见过,但是你们都要做好准备,他们的祖先在守卫那里还做了一道禁制,一旦靠近,那么守护那些守卫的巨岩人便会先醒来,说真的,重翼,原本我不知道你们是去干什么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你们会惹到菲流斯,但我只能说你们太伟大了,兄弟,不论如何,你们决定了的话,我必定帮忙到底!”康尔坦拍了拍重翼的肩膀,转身朝前方走去。

武义县中医院怎么样
中山大学光华口腔医学院附属口腔医院预约挂号
癫痫病专科医院湖北哪家好
甘肃妇科治疗医院哪家好
盐城治疗男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