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柜中美人分集剧情介绍2934集

发布时间:2019-06-09 08:37:00
宝宝发烧手脚冰凉怎么回事
一岁宝宝发烧手脚冰凉是怎么回事
高烧惊厥

电视剧《柜中美人》已于近日正式大结局,各位小伙伴们都追完了吗,下面为大家带来了柜中美人分集剧情介绍(集),一起来看看吧。

第29集:飞鸾玉溪私奔出宫 李涵决心对抗魅果

飞鸾深夜偷偷出宫看望玉溪,只见他躺在病榻上昏昏沉沉,飞鸾毫不犹豫的将真气度给他,玉溪悠悠转醒,见到飞鸾他又是激动又是庆幸,他向飞鸾承诺,无论如何自己都会建功立业,早日迎她过门。

皇宫里,李涵质问轻风飞鸾的下落,可轻风却很嘴硬,半点也不肯透露。就在这时,李涵的暗探来回话,原来他们发现了飞鸾的情郎就是李玉溪。李涵十分震怒,轻风本想解释,可盛怒的李涵已经听不进任何话,他命侍卫备马,他要亲自去找回飞鸾。

玉溪带着飞鸾逃往城外避风头,准备伤好后就带着战功去向李涵求亲。可不知为何,飞鸾的心里却很忐忑,就在这时轻风带来消息,让他们俩赶快走,不要让李涵找到。两人还未走远,李涵和无欢就带着大军赶来了,情急之下,轻风只身拦在李涵的马前,李涵几次呵斥让她让开无果后,竟毫无犹豫的跃过了轻风去追飞鸾,轻风被撞倒,她艰难的爬起来,可心却碎了一地。而最终他们也还是没有追上飞鸾。李涵命花无欢带人继续追踪,自己折返回去找轻风,可没想到,轻风竟在他面前吐血晕倒。

李涵抱着重伤的轻风道歉,轻风抽噎着说她本以为李涵会顾念两人的感情而停下马来,可没想到他真的这么狠心,身体的伤痛是小事,很多的是心里的伤。李涵拼命的道歉和解释,虽然仍旧是魅果之力作祟,可三番五次的伤害,终究是凉了轻风的心,她头也不回的离去了。

玉溪和飞鸾一阵奔逃后,飞鸾劝玉溪赶快回营地,以免被人发现,而她也很不放心轻风,想回去看看。玉溪向来对飞鸾百依百顺,因此尽管心里有诸多的不舍,他还是让飞鸾回去了。飞鸾一走,花无欢却突然出现,他让玉溪快快回营地,不要再让李涵看到他和飞鸾在一起,否则后果不堪设想。玉溪不知他为何要帮自己,但他依旧承诺此恩必报。放走玉溪后,花无欢向李涵禀报说没有追到人,此时李涵正坐在竹林里怔怔的出神,他让花无欢继续找,一定要找到轻风。原来不知不觉中,他心里最挂念的人已变成了轻风,他责怪自己三番五次伤轻风的心,可飞鸾身上就像有一种魔力,他实在控制不了自己的感情。花无欢想起自己的坎坷情事,不免也自伤其身,他说李涵对轻风和飞鸾的感情,一个是真情,一个是执念,个中滋味,还需他自己斟酌取舍。

飞鸾躲在暗处听到了他们的对话,知道轻风失踪了,心里十分担心。而李涵回宫后,立刻去了紫兰殿,发现轻风和飞鸾都没有回来。整个内殿空空荡荡,没了轻风的欢声笑语,心里仿佛空了许多。突然飞鸾回来了,告诉他轻风其实就在这,她在屋里喊话,问轻风难道想这么躲着李涵一辈子吗?轻风缓缓从床下钻出来,泪眼婆娑楚楚可怜,李涵一把将她拥在怀里,而轻风却仿佛看透了,她永远追逐了李涵,而李涵的心里始终只有飞鸾,她的一切付出都比不上飞鸾的一个笑,如今她想放弃了。轻风挣脱开李涵的怀抱,李涵又死命不肯放手,终于飞鸾开口说话了。

她告诉了李涵魅果的秘密,并把两人入宫的缘由也悉数告诉了他。李涵静静的听完,发出一声轻笑,原来自始至终,自己都是轻风和飞鸾布下的棋局罢了,什么执念,真情,不过是魅果的功力,他生气又伤心,命人将轻风和飞鸾押回紫兰殿幽禁。

回宫后不久,李涵又将轻风召来,不过分离了短短的时辰,李涵却变得十分沧桑劳累,眼神里尽是伤情之色。他问轻风有没有爱过他?因为他现在怀疑轻风对他的感情,也不过是酸果之力而已,轻风哭着解释,自己一开始对他的感情的确是因为酸果,但是一天天的相处后,自己才发现对他的爱已经深入骨髓了,即使封印了酸果,她还是放不下。得知轻风封印了酸国,李涵的眼里闪过一丝光芒,轻风求他试着对抗甜魅果,放过飞鸾,也放过自己。

玉溪深夜来看望飞鸾,飞鸾把日里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他。得知魅果真相后,玉溪决定立刻以自己的功劳向李涵提亲,求娶飞鸾,他相信李涵是明君,他一定会成全的。

第二日下朝后,李涵与花无欢商议着玉溪的事,玉溪虽抗击回纥有功,可他和飞鸾却又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因此是赏是罚,他也实在不知如何抉择。可花无欢却将矛头转向了轻风和飞鸾,说她二人用法术蛊惑李涵,必须严惩,可李涵却很理解她们二人为护族人而毅然进宫的举动,因此不愿惩罚她们。

李涵去紫兰殿,看见了飞鸾倚栏落寞的身影,福荃劝他早日和两位娘娘做个了断,他自言自语,是该找机会解决这件事了。鼠王听到了李涵说的话,误以为李涵想放两位娘娘出宫来对抗魅果,轻风开心之余,却又不想离开李涵,她不愿意出宫。鼠王灵机一动,想出一个馊主意,让轻风假装怀孕来躲避出宫。得知这个喜讯后,李涵高兴极了,不仅温言软语安慰轻风,还将源源不断的赏赐送进紫兰殿。

翠凰突然出现了,她一眼就看出轻风的孕是装出来的,两人一言不合又吵了起来。赶走翠凰后,轻风才跟飞鸾坦白了自己假装怀孕的事。

第30集:轻风假孕以假乱真 李涵赐婚全臻颖

轻风约李涵去观星楼陪她看星星,打开房门,只见轻风身穿舞衣,在屏风后翩然起舞,李涵不禁想起了登基大典上轻风和飞鸾献舞时的情景。轻风布了一桌的好菜,还有好几坛好酒,本想与李涵一醉方休,可李涵却顾念着她的身孕,不许她喝。轻风便撺掇着李涵喝,李涵不忍拒绝,一杯接着一杯的喝了下去,终于醉倒了。他让轻风快回宫去休息,可轻风却犹犹豫豫的不愿意,说李涵还没陪她看星星呢,李涵笑了笑,说以后夜夜陪她看,只是现在他困了,因此派人送轻风回去了。

第二日,李涵找到飞鸾,告诉她自己决定对抗魅果了,但是需要飞鸾的帮助,他让飞鸾留在他身边魅惑他,而自己则会尽全力克服对她的渴望,长久以往,他一定可以抵抗魅果。说到这,飞鸾想起了全臻颖曾送给玉溪的那条被施了法的手串,她将手串送给了李涵,这样只要李涵一对她动情就会头痛难忍。李涵毫不犹豫的戴上手串后,让飞鸾陪他去御花园走走,想看看手串的效果。

一路上,飞鸾和李涵少有的交心谈话,聊着聊着,李涵不由自主的对飞鸾动了情,手串立刻发挥功效,李涵头疼难忍,可他不但不远离飞鸾,反而还让她扶住自己的手,想让痛苦来的更猛烈些,以便于自己更好的对抗魅果。

第二日,花无欢送来奏折,说回纥战事以基本平定,接下来的就是大赏功臣了,尤其是玉溪,李涵很高兴,如今他已知道玉溪和飞鸾的情意,因此他决定借这次机会,对魅果进行一次最大的抵抗,一旦成功,既是放过了自己,也成全了飞鸾。

轻风将陛下对抗魅果以及飞鸾在一旁协助的事告诉了玉玺,玉溪大为震动,两人一起去探望,却见飞鸾身穿火红舞衣,在李涵面前翩翩起舞,很快李涵就开始情难自制。轻风在门外看着,虽然明知是假,可心里还是很难受。李涵用尽全力推开了飞鸾,轻风和玉溪立马冲过去抱住各自的情人,李涵一时情难自抑,紧紧攥住玉溪和飞鸾的手,手串发出强烈的光芒,那三人都能明显感觉到李涵内心的争斗,突然手串断了,李涵也晕倒在地。

玉溪找到全臻颖,询问她为什么手串会断开,全臻颖告诉他手串上晶石的力量并不足以与魅果对抗,用情越深,手串所造成的痛苦也越深,而李涵竟可以让手串断开,足可见他用情之深,毅力之强。玉溪听了,心里怏怏不乐,花无欢却趁机找到他,话里有话的告诉他如果求娶不到飞鸾,也可以换一种方法。玉溪不解,可花无欢却又不再说下去。

飞鸾急匆匆的叫醒了轻风,原来是李涵带御医来替她安胎了,轻风不慌不忙的准备施法装怀孕,可却没有一点反应,原来是翠凰趁她熟睡时施法禁锢了她的法力。李涵走进宫殿,轻风肚子疼痛难忍,李涵连忙将她扶到床上,让御医替她诊脉。可御医却真的察觉了轻风体内的喜脉,而且十分活跃,李涵高兴极了,命人好好照顾轻风。李涵走后,轻风得意忘形的向翠凰炫耀,气走了翠凰。众人走后,轻风的肚子就不痛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真的会有喜脉。

神策局里,王守澄担忧玉溪会因军功平步青云,会和自己分庭抗局,全臻颖便趁机说要去求皇帝赐婚给她和玉溪,以此牵制玉溪,王守澄对这个计划十分满意。

第二天朝堂上,李涵果然封赏玉溪,册封他为正二品左神策中尉,群臣贺喜。下朝后,全臻颖特意找到了李涵,有意无意的透露出自己和玉溪所谓的感情,还说玉溪移情别恋,很有可能借此次立功来求李涵赐婚,因此她求李涵能看在自己一往情深的份上,先赐婚她和玉溪。李涵心想如果赐婚,虽可断了自己对玉溪和飞鸾的怀疑,但玉溪也就此成为王守澄的女婿,他岂不是如虎添翼?因此只是冷冷淡淡的说将此事记在心中了。

玉溪果然找到了李涵想和他求娶飞鸾,轻风兴冲冲的拉着飞鸾去见证这一场景。玉溪跪求李涵赐婚,可还没来得及说出女方的姓名,李涵便说要成全他与全臻颖,让他们二人择日成婚。刹那间的变故让所有人都傻了眼,飞鸾心想就算李涵还是无法对抗魅果,那也不该把全臻颖赐婚给玉溪,轻风只好安慰她,并说等玉溪来了后,他们再一起商量对策。全臻颖突然出现,告诉他们玉溪是不会来的,李涵皇帝,说出的话自然是不会改变,因此无论玉溪愿不愿意,她明天都会在聚贤楼宴请众人,公布此事,她甚至还挑衅般的邀请飞鸾和轻风前去观看。

飞鸾心急如焚,而此时的玉玺也心乱如麻,花无欢却又在此时找上门来,他教了玉溪一个躲避赐婚的方法,为了飞鸾,玉溪毫不犹豫的决定与他合作。

夜晚,花无欢带重兵前往神策局,说有人举报王守澄贪污受贿,他是奉命来搜查的,王守澄表面强撑,可心里却还是害怕了,花无欢趁机说整个神策局里,他只会卖李玉溪将军的面子。听闻此言,王守澄立马派人将玉溪请来处理此事,可侍卫禀报说玉溪带兵训练去了。没了玉溪,花无欢便可大肆搜捕神策局,最终果真搜出了很多疑物。此时的王守澄十分后悔当初没有一并杀了花无欢,而是送他进宫当太监,本想更加折辱他,却没想到养虎为患。

第31集:玉溪王守澄结为父子 轻风飞鸾现原形

李涵责怪花无欢没有得到他的命令就私自搜查神策局,花无欢解释说如今李玉溪在朝中渐渐有了威望,他们可以借故逼迫王守澄重用李玉溪,再借李玉溪之手收回王守澄的兵权。

第二日,全臻颖果然在聚贤楼大宴宾客,宣布她与玉溪的喜事。轻风带着飞鸾来看看,看到全臻颖趾高气昂得意非凡的样子,轻风很是替飞鸾不平。两人躲在暗处,正准备质问玉溪时,全臻颖却似乎有些刻意的走了到了玉溪身边,还态度亲昵的帮他整理衣领,而玉溪竟也罕见的没有拒绝,反而很欣慰的的样子。轻风再也按捺不住怒火,气冲冲的要找他们俩算账,却不曾想她和飞鸾早就被困在结界里了。原来全臻颖早就发现了轻风和飞鸾的行踪,因此故意设下结界,等着她们自投罗,为得就是困住她们俩,好成全自己的好事。

李涵领着王守澄和其他众臣一起参与了这场宴会,席间全臻颖提醒李涵宣布婚事,李涵会意,而玉溪也十分配合的要求让王守澄来宣布此事。然而出乎全臻颖所料的是,王守澄竟然没有按照计划宣布她与玉溪的婚事,而是当众宣布要收玉溪为义子。原来老谋深算的王守澄对全臻颖也留了一手,当日玉溪私下找到他,说与其结为翁婿不如结为父子,这样他更会全心全意的辅佐神策军,一番话说动了王守澄,因此他才会临时变卦。局势虽变,可李涵却反应过来了一切,他当即同意王守澄和玉溪结为父子。听到这个消息,群臣祝贺,而好不容易冲破结界的轻风和飞鸾也很高兴,唯独全臻颖一人暗自神伤。

晚间,玉溪私自找到李涵,说他以获得王守澄的信任并掌握了大半神策军的兵权,如果李涵需要,他可以立即奉上,唯有赐婚一事话未说完,李涵便颔首道赐婚一事的确是他欠缺考虑,两人都心照不宣的想到了飞鸾,李涵让玉溪给他一点时间,终有一日他会无牵无挂的将飞鸾还给他。玉溪悻悻离开皇宫,遇见了花无欢,他看出玉溪心里忧愁的还是飞鸾一事,因此便投其所好般的煽风点火,说李涵在明知魅果一事后仍旧不愿意放弃飞鸾,这明显是舍不得放手,还说玉溪既有能力夺神策军的兵权,为什么不敢利用神策军获得更多的权力呢?一番话说的玉溪心动。

另一边,全臻颖也找到了王守澄,问他和玉溪为什么要合伙蒙骗她?王守澄说一切都是为她好,她的感情没有权力和地位重要。向来对王守澄百依百顺的全臻颖第一次发了脾气,她将王守澄推倒在地后愤然离去。

花无欢将玉溪夺权一事告诉秋妃,秋妃很是满意,因为前朝闹得越混乱,漳王就越有登基的希望。她笃定只要飞鸾存在,李涵和玉溪就永远不会成为同路人。玉溪的情深意重也让她想起了昔日和先帝爷在一起的日子,花无欢也不由自主的想到了翠凰,秋妃善解人意,很想成全他与翠凰,可花无欢却一直在躲避和拒绝。

玉溪和飞鸾在河边幽会,赐婚一事后两人的感情又深了许多,却不曾想到,恼羞成怒的全臻颖竟再次介入到他们中间。她掐住飞鸾的脖子,要置她于死地,玉溪苦苦哀求,可却如火上浇油般更加点燃了全臻颖的怒气。突然,玉溪跪了下来,他向来只跪天地父君,可为了飞鸾他什么也顾不得了,他让全臻颖要杀飞鸾不如连他一起杀了,一切都是她自己执念太深。终于,全臻颖良心发现般的甩开了飞鸾,她流着泪恶狠狠的告诉玉溪,从今往后,他们俩恩断义绝,再无半点情分,说完她一个人孤零零的回到祠部。全臻颖可不是良心发现,而是在酝酿着更大的复仇,她发誓一定要在飞鸾死之前,让玉溪看清她的真面目。

紫兰殿里,轻风还在发愁她假怀孕的事,突然翠凰走进说已秉明皇帝轻风她怀的不是龙种而是一条虫,话音刚落,李涵就带着御医来查看轻风的龙胎。御医诊断后说轻风的确是假怀孕,李涵勃然大怒,他知道这一定是轻风为了争宠而使出来的手段,翠凰又在一旁煽风点火,最可气的是飞鸾,她本想替轻风解释,没想到却说漏了嘴,反而坐实了轻风假怀孕的事。李涵大怒,命人将轻风拖下去重打三十大板。

杖刑十分痛苦,飞鸾忍不住便替轻风挡着板子,宫女太监纷纷求情,就连翠凰也看不下去求李涵饶了轻风,可李涵仍旧不为所动。就在这时,全臻突然进宫求见,一见到李涵她便说轻风怀了条虫子的事情实在诡异,而据她查看,轻风和飞鸾分明就是狐妖。她一语惊人,李涵和轻风飞鸾都呆住了,接着她又要李涵的一滴真龙之血想借此让轻风和飞鸾现原形,轻风和飞鸾被吓到了,慌乱之中便想逃跑。可没想到,这宫里早就被全臻颖布下了结界,两人被全臻颖捉回,翠凰见势不好竟偷偷的溜了。

全臻颖将轻风和飞鸾镇压在祠部,两人早已现了妖形。李涵带着花无欢来探望两人,看到身为妖精的轻风和飞鸾,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面对。飞鸾承认了她与轻风的身份,全臻颖却在一旁怂恿着李涵杀了她们。

第32集:翠凰解救轻风和飞鸾 李涵再临骊山

全臻颖和王守澄一直鼓动着李涵尽快对轻风和飞鸾下斩杀令,李涵虽有心放过二人,可在他们的咄咄相逼之下,一时竟也想不出办法解救,就在这时,太皇太后突然来访,果然她也是为妖孽一事而来。她与王守澄你一言我一语,竟将前时的灾情,战乱都怪罪在了轻风和飞鸾身上,说什么妖孽祸国,逼迫李涵立刻杀了她们。李涵面色阴沉,似是下了极大的决心,他说再等一日,等他查清一些事情后,再做处置,一日之后,他一切都听凭太皇太后处置。这一句话也算是安稳了太皇太后的心,王守澄也话里有话的说明日他必定也会派神策军封锁含元殿,协助全臻颖捉妖。

李涵腹背受敌,实在不知该怎么解救轻风和飞鸾,只能站在祠部门外,连见她们一面都不能。轻风和飞鸾感受到了李涵的存在,她终于告诉了李涵,她就是骊山的小黄鼬,那只与他自幼相识的小黄鼬。李涵大惊,情不自禁的想冲进屋内,福荃拦住李涵求他不要冲动,因为就目前的局势来看,这两个娘娘是非死不可,李涵相救也是无益。最终李涵默默的离去了,轻风和飞鸾很是伤心难过,轻风更是害怕李涵不会再原谅她。

李涵独自一人来到了紫兰殿,恰巧听到元香和小禄在议论,说没想到两位娘娘是妖,可这么善良可爱平易近人的娘娘,就算是妖他们也认了。一番话更是触动了李涵的心伤,他命所有人退下,独自一人看着紫兰殿里轻风和飞鸾留下的种种物品,其实有些时候妖魔人神又有什么区别呢?轻风那样的好妖和王守澄那样的恶人,怎么能一概而论,渐渐的他的眼神凌厉起来。

玉溪听闻妖孽之事后,也来到了祠部想要探望飞鸾,全臻颖得意洋洋的请他进去。看到被困在结界里的飞鸾,他惊讶的说不出话。飞鸾也只是不停的向他道歉,因为自己的确隐瞒了身份,而如今她九尾狐妖的身份已昭然若揭,玉溪一时无法接受,他仓皇逃出了祠部。

李涵命花无欢尽快找到翠凰,他早就猜到翠凰的身份不一般,而如今更是需要她的协助救走轻风和飞鸾。就在这时玉溪突然求见,只见他双手奉上神策军的令牌,求李涵放过飞鸾和轻风,他愿意一命换一命。他话音未落,李涵却已勃然大怒,为美人杀良将,他反问玉溪怀着什么心思?玉溪一时懵住,不知如何回答,接着李涵更是怒火不减,说一定要杀了轻风和飞鸾,就算不为了江山社稷,也为了他自己摆脱魅果的控制。一番呵斥后,玉溪怏怏离去。花无欢知道李涵刚刚说的都是反话,他问李涵为何如此,李涵说事已至此,他与玉溪决不能牵涉其中,更不能让王守澄发现玉溪是他的人,因此救飞鸾和轻风,还是得靠宫外的翠凰。

事后,秋妃向花无欢询问此事,可花无欢却说他根本就没有去找翠凰,因为他想轻风和飞鸾死去,借此离间玉溪和李涵。秋妃很是不忍他就这样放弃翠凰和与李涵的兄弟之情,可花无欢却波澜不惊,说如今他的心里除了助漳王称帝再别无他求。

轻风和飞鸾以为李涵不会放过她们和骊山,正急着想用狐语告知骊山族人这件事,全臻颖却悄然走近,原来她恨入骨髓,竟忍不住要来折磨两人。她对着轻风和飞鸾施法,两人疼痛难忍。翠凰躲在祠部外听到了她们的惨叫,正准备进去相救,花无欢却突然出现,他拦住了翠凰,告诉她只要飞鸾死了,就可以成功离间玉溪和李涵,那样漳王逼宫就更有胜算。可翠凰却很震惊,她不愿用飞鸾的命来做这件事,在她眼里,飞鸾和轻风是她的同族也是妹妹,因此她一定要救出两人,见她执意要救,花无欢便决定帮她。

花无欢替翠凰解决掉看守的侍卫,而翠凰也很快打败了全臻颖,闯进祠部想破了她的晶石阵。可那晶石阵太过强大,翠凰拼尽了所有的功力才救出两人,见她如此用心,轻风也不忍在埋怨翠凰,两人的恩怨就此一笔勾销。可就在这时,全臻颖竟又带着更多的神策军围住了她们,翠凰一马当先拦住全臻颖,替轻风和飞鸾争取时间逃跑,好在她法术高强,最终也逃离了全臻颖的围困。

花无欢回宫禀报,说两位娘娘已成功逃离,可全臻颖仍在全力追捕,李涵再也无法坐视不管,他立刻拿起长剑冲出皇宫。而另一边,被全臻颖穷追不舍的轻风和飞鸾已经没有力气再逃,轻风拼尽最后的力气将飞鸾赶去了另外一条路,自己则引开了追捕大军。全臻颖一箭射伤了轻风,正当她准备射第二箭时,一个蒙面人突然骑马出现挡开了那支箭,还救走了轻风,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匆匆出宫的李涵。

全臻颖意欲再追,飞鸾突然出现,施法挡住了大批的侍卫,而全臻颖见到飞鸾,更是觉得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她二话不说追了过去。在全臻颖的连连攻击下,飞鸾渐渐不敌,玉溪突然及时赶来,替她挡下了攻击,助她逃走。全臻颖叫喊着让玉溪让开,是皇帝让她来杀飞鸾的,玉溪不敢相信李涵会下这样的命令,可他已顾不得抗旨的事,他只想飞鸾尽快安全。终于他惹怒了全臻颖,全臻颖施法将玉溪打晕。

李涵在奔逃中受了伤,他伤重坠马,轻风抱着他哭,就在这时,姥姥带着骊山众妖赶来了,原来多亏了翠凰及时通知他们相救,而飞鸾也躲过了全臻颖,与众妖相聚。姥姥将李涵带回骊山用真气来救他,终于李涵又醒转了过来。轻风喜不自胜,李涵也对狐族感激不尽,他告诉众妖,如今朝政不稳,宦官外戚当政,而他也并不是真心想在骊山建行宫,而是想借行宫之名在骊山秘密练兵而已,等到朝政安稳,他便会立刻撤出骊山。

众妖都很高兴,而轻风则更为得意,因为眼前这个光芒万丈,潇洒到不可方物的人,就是自己的心上人。李涵告诉飞鸾,经过这件事后,他终于看清了真心,因此等回宫后他就会立即接触飞鸾婕妤的封号,让飞鸾自由的追逐爱情。

第33集:玉溪相助漳王 花无欢带兵谋反

李涵伤好了以后便决定立即回宫处理政务,轻风依依不舍的相送,两人又提起了多年前李涵迷路在骊山的往事,轻风让李涵不要说,因为她没办法把当年那哭兮兮还流鼻涕的男孩和眼前英明神武的皇帝联系在一起。李涵故意逗她,说无论是当年的满脸雀斑的小龅牙,还是如今的小黄鼬,他心里都只有轻风一人,说着便给了轻风一个定情之吻。

李涵走后,轻风便和飞鸾一起散步,飞鸾担心翠凰,可轻风却知道,翠凰那么聪明,又法术高强,决不会在全臻颖手上吃亏的,反倒是玉溪,一介凡人,更有可能被报复,可飞鸾却说,全臻颖变得如此疯狂都是因为太爱玉溪,因此她绝不会伤害玉溪的,这么一想,姐妹俩便放心多了,飞鸾决定过几日就去找玉溪,把李涵成全他们俩的事告诉他。

全臻颖打伤玉溪后,终究是不忍,将他带回了自己的屋子照顾。玉溪醒来后,不愿见她,可她却再不停地解释说是李涵下令要她杀飞鸾,她不敢不从,念在往日的情谊,玉溪有气无力的说他不怪她,只是不想见到她,说完便强撑着起身,披上衣服就要出去。迎面撞上王守澄,他假情假意的询问玉溪的伤势,还打了全臻颖一巴掌,责怪她为了杀飞鸾而弄伤了玉溪,更放言只要玉溪喜欢,他就不会放任她去清理后宫,逼走飞鸾,说着还要打全臻颖。玉溪不忍心,便拦住了王守澄。全臻颖刻意的提醒玉溪,说李涵宁愿杀掉飞鸾也不愿放过她,玉溪眼里满满的恨意,心想李涵不仁就别怪他不义。

王守澄最想看到的就是他们君臣反目,让玉溪改支持陈王,如今看来,他的心愿已经达成了。唯独全臻颖伤心至极,她再次被王守澄利用,这个所谓的义父心里只有权力,而玉溪心里只有飞鸾,任何人都不会顾念她。

翠凰找到花无欢,告诉他她已经和秋妃还有漳王联盟,以后她做的事都是为了自己,让花无欢不必再觉得欠她的情,不知为何,听到这句话,花无欢竟无端的红了眼眶。由于一会儿玉溪要来,所以翠凰没有久留。玉溪来后,两人密谋着将神策军改旗易帜拥立漳王的事。原来玉溪看透了王守澄的心思,他既不想帮他扶持陈王,也不愿再帮李涵,因此他决定与花无欢联盟,共同扶持漳王。等漳王登基后,他便可带走飞鸾,而花无欢也可杀掉王守澄,以报家仇。

玉溪与飞鸾在一起玩乐,玉溪说要送飞鸾回骊山,因为他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担心飞鸾留在长安不安全。可飞鸾却隐隐觉得不对劲,便问他到底要做什么?玉溪不想隐瞒飞鸾,便告诉她自己决定帮助漳王和花无欢了,飞鸾很是担心,她不懂朝政之事,她只知道一旦兵戎相见,那无论是李涵还是玉溪都会有危险。可这次玉溪却是铁了心的要支持漳王,她再多的劝说也无济于事。

玉溪走后,飞鸾心事重重,恰巧遇见了思念李涵的轻风,她欲言又止,吞吞吐吐的告诉轻风,让她去提醒李涵要小心。轻风没弄清状况,本想再问几句,可飞鸾却一溜烟的逃走了,因此不放心的轻风决定偷偷回京城瞧瞧。深夜之时,她看到花无欢偷偷走进玉溪的屋子,只见他拿出一封密函,原来漳王已经下令集结好了各路人马,不日就要逼宫造反。机警的花无欢发现了轻风的踪迹,轻风落荒而逃。她马不停蹄的找到李涵,告诉他花无欢和玉溪起兵造反的事。李涵知道玉溪谋反,肯定是误解了他对飞鸾的意思,可如今他也来不及解释,只有走一步看一步,先试探花无欢。

第二日,李涵约花无欢陪自己下棋,围棋本是智力游戏,从一个人的落棋,布子上就能看出他心中的沟壑,一盘棋局里有心人往往能察觉出很多事,李涵用的就是这一招。君臣二人以棋局论政事,以棋子喻玉溪,你来我这,争锋相对,一盘棋倒像是不见血的战场一般。

事后,李涵召来侍卫首领周注商议此事,此时的玉溪正将神策军驻扎在城外,而花无欢又手握当日李涵亲赐的侍卫军令牌,如今他们手中竟是没有多少兵力可用。除非求助王守澄,可李涵却说这一次他宁愿将皇位让给漳王,也不会求助阉党。

王守澄得知玉溪投靠花无欢后,气得暴跳如雷,他大骂全臻颖引狼入室,又深恨玉溪忘恩负义背叛于他。全臻颖为求自保,便提醒他暂时保持中立,毕竟他手里还握有一半的神策军,如果李涵想要抵抗,那肯定会求助于他,他可在帮李涵的同时保留实力,待两方两败俱伤时再趁机铲除异己。

轻风担心李涵,不肯离开皇宫,李涵知道不日就会有一场大战,因此拼了命的想送轻风离开这是非之地。在这样危急的时刻,他最爱的兄弟知己和最重视臣子联合谋反,这对他的打击是多么的大,因此无论生死,轻风都要留下来陪着他渡过难关。面对轻风的苦苦哀求,李涵强忍着心中的不舍,命将士将她赶出了宫外。

漳王起兵谋反,花无欢和玉溪带兵协助,很快便兵临城下,李涵的皇权岌岌可危。群臣在朝堂上商议此事,王守澄却镇定自若,他算准了李涵一定会求助于他,可没想到李涵却迟迟没有相求。王守澄气急败坏,大放厥词道李涵若是不重用花无欢而是重用他的话,这王朝又怎会落得如此下场。说完他便准备离去,可此时的花无欢已经带兵闯进大殿。

花无欢拦住了王守澄,并命人将王守澄以及所有的大臣都带下去好生看管。朝堂上刹那间只剩下了他与李涵两人。他步步逼近李涵,而李涵却十分的镇定,甚至面带笑意,悠悠地说未到最后一刻,胜负还没有见分晓。

第34集:大结局:李涵收服花无欢和玉溪 有情人终成眷属

花无欢步步逼近李涵,说他的侍卫军已经包围了太和殿,长安城也由李玉溪的神策军把守,漳王的大军已经开往京城,言下之意就是让李涵不要再做困兽之争。李涵却十分淡定,一直面带笑容的他让花无欢留在太和殿和他一起等,看最终先进来的到底是他的亲军周注还是李玉溪,若李涵输了,他就必须交出皇权。

宫外,玉溪果然带兵与周注的侍卫军打了起来,不一会他便控制住了局面,带着神策军走进大殿。他缓缓逼近两人,拿起弓箭对准李涵,花无欢心里暗喜,可万万没想到,玉溪的弓箭突然转换方向指向了他。花无欢一时惊慌,不知何故,玉溪说他后悔帮助漳王起兵了。

默默看着一切的李涵解开了所有的谜团,原来玉溪在前一日曾见过他,本是想表达自己的不满,却没想到反被李涵利用他对飞鸾的感情策反了,因此才会在大殿上临时倒戈。面临如此的状况,花无欢镇定自若,他不怪玉溪,但是他绝不能有负漳王,因此就算没有神策军相助,他也要继续反叛。李涵自知胜局已定,他让所有人都退下,他要在这一日彻底与花无欢了断。两人在大殿上刀剑相向,花无欢招招致命,可李涵却只守不攻,因为他要攻的是花无欢的心,最终,花无欢输了。

全臻颖闯进天牢向王守澄报告情况,王守澄本以为宫内已打得不可开交,可全臻颖却告诉他李涵已经收服了玉溪和花无欢,宫城内外一片宁静。王守澄强自镇定,因为此刻的漳王还不知道宫里的变故,只要他带兵攻入,他王守澄就有理由出兵勤王,重掌大权。正当他登上城楼准备给亲军发信号时,轻风和飞鸾赶来阻止了他们。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全臻颖立刻和轻风飞鸾打作一团。两人敌不过发狂的全臻颖,所幸翠凰及时赶到,三人一起对战全臻颖。王守澄趁机发送号令,情急之下,轻风顾不得自己,只身跳下城楼挡住了号令,可自己却险些摔成肉饼,还好姥姥带领骊山众狐赶到救了她。轻风央求族人赶快去帮李涵,此时的狐妖们已与李涵尽释前嫌,因此十分乐意帮忙。

狐妖们成功阻止了宫外两军的交锋,轻风等三人继续与全臻颖打斗。翠凰前日为救轻风飞鸾伤了元气,因此今日她们三人竟都不是全臻颖的对手。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飞鸾和轻风施展了魅果之力打退了走火入魔的全臻颖。只见她披头散发,露出了因为修炼邪术而导致的满脸伤痕,她半人半鬼的模样,吓得王守澄不敢认她。

这时,平定宫变的李涵带着花无欢,玉溪以及大队人马赶了过来。王守澄见势不好立马赶走了全臻颖,又连连为自己解释,李涵懒得理他,而是径直朝着领兵进城的漳王走去。此时的漳王已无反意,他本以为李涵会处罚他,可没想到李涵竟亲自将他扶起,因为李涵知道这个弟弟本性不坏,只是一时蒙蔽了心智而已。

第二日上朝,李涵宣布昨日的宫变是他联合花无欢,李玉溪演的一场戏。他一直在骊山训练精兵,这次宫变就是为了锻炼精兵的训练成果,因此花无欢,李玉溪,漳王等人并非是真心谋反。至于王守澄,在此次宫变中他失去了最后一点权力,更是又赶走了助手全臻颖,此时已是孤家寡人,不足为虑,因此李涵将他的职位给了玉溪,重新予了一闲职让他颐养天年,这样的安排,如今的王守澄也不敢不从。至于漳王,李涵更是看准了这个心性善良,胸有大志的年轻人,决定将皇位传给他。

李涵感激狐妖的襄助,因此留姥姥和狐族众人在皇宫里做客,

紫兰殿里一片欢声笑语。李涵朝着飞鸾走去,众人都安静下来,一旁的玉溪和轻风更是担心,以为甜魅果又起作用了。可没想到李涵竟叫来玉溪,将飞鸾的手放在了玉溪的手里,并当众宣布将飞鸾还给玉溪。大家都以为魅果已经失去功效了,可李涵却说魅果的力量还在,但是现在他已学会顺应和正视这段感情,一念既明,执念便去,因此他才可以成全玉溪和飞鸾。轻风高兴极了,情不自禁的将手也搭在了那三人紧握的受伤,突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魅果竟散发出五色光芒,从她和飞鸾的身体里脱落出来。姥姥说这是因为他们四人的感情已经超越了魅果。终于,轻风和飞鸾等到了这一天,从今以后,李涵的心里只会有轻风,而飞鸾也不必再为李涵的痴恋所束缚。

全臻颖半人半鬼的行走在长安街头,惶惶如丧家之犬。路人们看到她的脸都吓得不轻,以为她是妖怪,而她也只能躲在暗处伤心。玉溪突然出现,递给了她一块手帕。尽管她做了这么多坏事,可玉溪仍旧挂念着当日的知遇之恩,他是真心把她当做朋友。看到玉溪,全臻颖的心里只会更加难受,她从小就是孤儿,依靠王守澄生活,为了存活和得到重视,她只有帮王守澄做坏事,以此证明自己的价值,可最终还是被他弃如蔽履。玉溪不忍她如此下场,飞鸾更是愿意替她去求永道士,帮她恢复容貌。也许是玉溪和飞鸾的善良融化了全臻颖冰冷的心,也许是她经历大变后看透了世事,她拒绝了玉溪的帮助,而是迎着阳光勇敢的走出了暗处,不再顾虑别人的眼光,从一刻起她要为自己而活。

夜里,李涵约花无欢上观星楼赏长安夜景,可花无欢却向他请辞,自称罪孽深重,不宜再留宫中为官。可李涵仍旧不舍兄弟情义,他以为花无欢是要去洛阳辅佐秋妃和漳王,可花无欢却说他会在安顿好秋妃后离去,这些年他已过够了深宫生活,接下来的年月里只想逍遥自在一点。

花无欢送走了秋妃与漳王,却独独不见翠凰,秋妃提醒他去当日与翠凰初遇的杏树下看看。翠凰果然在那,花无欢向她告别,她知道这一次是真的留不住他了。相互的情意两人都了然于心,花无欢不是不敢承认,而是不能承认,他的身份注定了此生与翠凰无缘,而此时的翠凰也已参透,她不在执着于眼下的情爱,花无欢血里有风,注定漂泊,而她又是骊山狐妖,本就不是一路人,不如就这样送他远去,也许来日还有相聚的机会。

骊山林中,轻风魅果后又变成了龅牙雀斑的模样,她耍着小性子非让李涵吻她,可李涵对着两颗龅牙实在下不去口。玉溪和飞鸾你侬我侬的慢慢走近,这更引起轻风的不满,嚷嚷着说李涵不够爱她。一日后,她竟又恢复了以往的姣好容颜,李涵很是惊讶。轻风便故意骗他说自己吃下了甜魅果,以后李涵只能痴恋她,如若不然她就爱别人去。李涵看出她在撒谎,便佯装生气要回宫,轻风急了连忙拦住他,向她坦白说这幅容貌是姥姥和其他族人废了好大力气替她整回来的。

听了这话,两人相视一笑,在骊山林中打闹嬉戏,度尽劫波,情意犹在,只羡鸳鸯不羡仙莫过于此。

以上就是关于柜中美人分集剧情介绍(集)的内容,希望对大家有帮助。

TraXon Hybrid 使长途运输更加经济
海口彩民中130万大奖 一年多时间两次揽大奖令人羡慕
芝加哥农产品期货市场 期价28日下跌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