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白旗超限店 第71章 其实有两个专家

发布时间:2019-12-09 07:24:03

白旗超限店 第71章 其实有两个专家

钱镜将全部三十个元素打击棍一扫而空,一路拖拽着,吭哧吭哧搬到井口下面来。如果双头食人魔帮忙,这件活儿很轻松,但他没有伸出援手。因为钱镜这么一番努力并非是留着武器自用,而是准备发给每一个从井口下来的狱友。每下来一个人,钱镜就递过一个去,还不厌其烦地说道:“拿着,拿着,争取自由!得想办法回到要塞星去,千万别再被抓住,更不能被困在这该死的半位面中。”

约有一半人拿到武器后留了下来,决定和钱镜、胡噶一起行动。一方面,赠送武器的举动为钱镜增添了不少好感,另一方面,许多人自己本来也没什么计划,跟着能先走一步的人,说不定还有成功的希望。当然,胡噶变回原型后,巨大的体型、强壮的肉体和指尖不断跳跃的闪电,也是一些人愿意加入的理由。

不过,胡噶认为这样是在浪费时间和精力,他坚信“脑袋越多越容易乱”。钱镜听了之后笑笑,也不反驳

,只不过该做的还是继续做下去。他很清楚留下来的人不可能立刻变成团结的集体,不可能这么快建立起牢固的信任,而且他自己更不可能成为这群人真正的领导,但力所能及的事情先布置下并无坏处,哪怕多几个人多几个想法能够更快解决问题呢?现在一句好话,一个提点,一件武器,将来或许就能派上大用场。再说了,反正这些元素打击棍都是白捡的,不送白不送。

“好了,现在还没下来的咱们也没法管了。咱们出发吧!我有些朋友已经在前面探路了。”钱镜看看身边各种长相的十多个人,扬肩背起麻袋,手里提着根元素打击棍,腰间还挂着另一个,率先出发。这种要塞星的特色武器形状和地球上的长警棍差不多,通体黑色,一端有便于抓握的螺纹把手,另一端是金属硬头。

在钱镜的要求下,胡噶在路上给他们演示了一下这东西的用法。除了直接敲人之外,如果用前面的金属硬头猛戳,就会释放打击棍中的元素力量。要塞星主要以土元素力量为主,所以这里的元素打击棍释放的是膨胀型震撼冲击波,可以击飞三百公斤以下重量的生物,并同时造成眩晕的效果——假设刚才的冲击没能杀死它的话。胡噶说,就算是他,如果被正面击中,也是会被振飞,然后趴在地上失去全部行动能力——这是亲身体验。

一般的盔甲、盾牌都防不住震撼冲击波,硬皮和鳞片的效果微乎其微,也就软软的肥肉还能起到一定防护作用。有了这个东西,就算是小个子也能用肉搏战胜大力士。只不过,元素打击棍每次释放冲击后需要充能恢复,不能连续攻击,算是唯一的缺点。

“这东西一定要带一个回地球去,防身绝对好用!”钱镜带着一队人马一路向前走,每到转弯的时候就仔细看两侧墙壁。红棍果然在拐角处留下标记,那种特别整齐的条状打击痕迹非常容易辨识。钱镜和胡噶跟着标记,左转右转,在这座半位面城堡中快速移动。

城堡里面大部分地方都空荡荡的,虽然明明可以装下许多人,但看地面、墙壁和周围陈设的状态,这里好似没什么人打理。地上有一层薄薄的灰尘,脚印和拖拉物体的印记非常明显。许多通道的魔法照明装置已经损坏,墙壁上的裂口也不是最近刚刚形成,而这些都没有维修的痕迹。钱镜此时回想起来,自己进入牢房之后,鞋和裤子上的确有很多灰尘,但是牢房中实际并不脏,那一定是在这条路上沾染的。

他们一路向前,看到许多明显是用三维凹陷门把手打开的门——完好、半掩、一推就开。路上没有碰到一个看守,大家都猜测这里的工作人员哪里去了,担心他们是不是隐藏起来准备伏击。只有走在前面的钱镜非常放松,因为他知道刘明等人已经从这里过去了。他一方面为没有敌人庆幸,另一方面其实也想试试手中武器的威力。不过,直到进入刘明的心灵通讯范围,与大家重新建立联系时,钱镜也没有出手的机会。

“魔法师们显然是撤离了这个区域,顺便还把进出的传送门给拆了。”众人会合之后刘明先是被队伍规模惊了一下,但很快调整了情绪,对大家说道:“原本那个传送门应该可以带人进出这个半位面的,我们到的时候,传送门已经变成了散落一地的外壳、零件。看来,除了夺取整个城堡的控制权飞回要塞星外,没有其他选择。”

“等等,我要去看一下。”一个嘴巴下面有八只触手,脑袋很像一只章鱼的灰色人说道:“我,域湍,灵犀星魔法比赛团队的支持人员,擅长空间传送装置维护,在环之联盟第六部,也就是传送标准化部工作过。我的意思是,如果零件足够,我有能力装个临时的传送门。”

能来参加魔法大赛的人,哪怕是没能逃脱抓捕的,那也是卧虎藏龙。相比于抢夺整个飞行城堡的控制权,如果能组装传送门直接逃离这里,显然是更好的选择。于是,众人一致要求刘明折返回去,带着大家去传送门房间查看。

但凡任何一点希望,这个时候都显得弥足珍贵,而希望之子当然会更受重视。众人一下子形成圆形阵,将“章鱼头”保护在中间,结果把“前希望之子”钱镜挤到外面。胡噶见状非常不开心,一个劲地挥舞拳头,推开众人来到钱镜身边保护他。

“谢谢你。”钱镜努力抬起手来,拍拍双头食人魔的肩膀。

胡噶避开钱镜的目光,两个脑袋一起仰着看天花板:“哼!我们是眼光好、运气好,知道你才是关键。你不用谢我们。”

从带领众人到被裹挟后变成跟随,钱镜跌跌撞撞来到了传送厅。传送厅是目前为止除了牢房之外最干净的地方,至少地上没有灰尘。圆拱的屋顶下是个没有立柱支撑的大房间,仅在中央有一个略高出周围的平台。原本平台上应该有个传送门,现在只有拆成四截的门框外壳。平台地面上用来刻画魔法阵的沟槽也被剔除干净,一旁应该是操纵平台的装置,也只剩下按键外壳和一些破损零件。

“看,这里的东西都被拆掉,一个完整的都没给咱们留下。”刘明叹了口气道:“这一侧区域就是为传送门提供支持的,现在一个人都没有,显然那帮家伙放弃了这片区域,到别的位置建立防线去了。”

章鱼头域湍(音译)眯起不断变色的眼睛打量周围,然后一挥手,“来,随我来,把零件都集中起来,我开始组装!”

只看一眼就说开始组装,这到底是太有自信还是别有原因?钱镜没有上前帮忙,而是继续观察这个章鱼头。他有种直觉……

胡噶突然用手肘碰了下钱镜,将他推了个趔趄。钱镜站稳后望向他,看到食人魔皱起了四个眼睛上面的四丛眉毛,显得忧心忡忡:“这里好奇怪啊……”胡噶自言自语着,并仔细地在散碎的外壳中翻找。“你们没从里面拿东西吧?来的时候这里就这样?”

“是的,怎么啦?”来自地球的人集中过来,记忆力超群的笔头非常肯定地回答道。

“这不是破坏性拆除,也不是转移性拆除,而是非常细致地将魔法装置的材料取出来。你瞧瞧这个小容器,里面的液体都抽出来了,这可需要非常繁琐的步骤才行。很显然,那群魔法师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一点都不着急。”胡噶扔下外壳碎片,又开始检查地上魔法阵的残骸。“明明时间很充裕,却仍旧留下这么多东西,那显然是认为以后绝对用不上。我想的绝对没错,这里面所有贵重成分都被小心翼翼取下,不是为转移或者重建,只可能是为了用在某种其他功能的装置上。连传送门这么重要的东西都拆,他们要建造的东西一定更重要!”

“其他重要的装置?”钱镜灵光一闪,立刻想到了被自己扣下的莫名绿色牙膏,说不定和那东西有关。“胡噶,你能肯定造的是非传送门的装置吗?为什么不会是这个传送门有了故障,零件拆下来用在另一个传送门上?对了,这里会不会还有传送门?”

不用胡噶开口,刘明直接解答道:“从地面弧度来看,这个半位面太小了,容不下第二个传送门,备用的都不行。传送门之间有最低的安全距离要求,因为它们会互相干扰,甚至让传送产生分流的鼓掌——谁也不想将身子一边一半传给两个门。同时,附近有第二个门,对传送离开也会造成危害,所以没人会那么做。”

钱镜接着问道:“既然如此,他们用着里面的零件最可能装配什么呢?”

“呃……我们要想想……”胡噶跑来跑去,仗着自己身高力壮,挤到人群中,看他们归拢起来的零件,还伸手扒拉扒拉。自然有人对此不满、哼哼唧唧,而红棍恰在此时将手中的铁棍往地上一敲,整个房间都感觉颤了一下。

于是食人魔轻松地推开众人走了回来,压低声音说道:“这个传送系统应该是标准三型的改良设计,环之联盟那里的售价要两百命运金币呢,超贵的,这些人也真舍得拆。我想的不错,魔法师绝对是要造其他类型装置。我看到所有多晶壁穿刺稳定器都只剩下壳了,里面的穿界介质都不见了。”

钱镜问了一下,标准三型的穿界介质是一种淡青色的粘稠物质。当传送门打通两个位面时,需要首先建立起跨越两个世界规则的标准能量通道。穿界介质是能够创造和维持这种能量通道的一类物质的统称。有些穿界介质非常稳定安全,比如环之联盟各个标准型传送门中使用的那些……

“有没有一种绿色的,特别粘稠的,带些晶莹质感的穿界介质?”伊森已死,因此钱镜将自己从伊森那里查获“绿色牙膏”的事情讲了出来。

“那可能是破界介质,用来炸世界屏障的,是危险和管制品。我所指的穿界介质没有绿色的。等等,等等……不会是那样的吧?”

胡噶四只眼睛对视了一下,两个脑袋就用只有他们自己能听懂的超高速语言对话。然后,两个头分别控制一只手,在胸前击掌,并道:“哎呀,我们想到了!标准三型穿界介质经过改造,与大量破界介质一起用,也是可以的!啊哈,这群人和我想到一起去了,对对对,只有这一种可能!”

“你到底想明白了什么,别卖关子直接说吧。”钱镜看着胡噶的表情,立刻又补充一句:“双倍的聪明头脑就是不一般,什么都难不倒你们,快来启发我们一下吧!”

胡噶笑了:“简单来说,这群魔法师是在建造一种能穿透强大魔法结界的东西,所以需要特别多的破界介质。整个要塞星上,只有一个地方值得这么费劲!想想看,他们一直在抓参加魔法大赛的人,审问的时候还会流露出对我们这些外界人的厌恶,显然不想让我们获得终极魔法大赛的奖品。但最保险的方法并非囚禁所有人,而是自己拿到,一劳永逸。”

“最终大奖就在比赛场地终点放着呢,由要塞魔法塔保护。那是整个星球魔法防护等级最高的地方,没有相应资格可进不去。但是,如果能破掉防御结界,然后用专门设备硬冲进去——比如这个半位面飞行要塞——那还是有可能成功的。”胡噶用力捏紧拳头,咬牙切实地说道:“我们要有他们这么财大气粗,一定直接冲进场地,砸了奖品柜,拿了就跑,谁还能追上我们吗?”

“目前来看没有逻辑错误。”笔头说道:“通过我自己的观察,加上后来听三只耳说的爆炸事件,以及现在穿界、破界介质的情报,胡噶的推论很可能就是对的。这里的魔法师的最终目标是魔法大赛,还不是咱们,所以抓了咱们之后,并没有杀死。”

“不幸中的万幸。”钱镜说道:“接下来咱们做什么?”

食人魔眯着眼睛看了看人群中的章鱼头,然后对钱镜说道:“你要信我的话,咱们只有去抢城堡控制权一条路可走。”

“那咱们就去。”钱镜道:“这件事,我信你。”

南阳哪家医院治疗附睾炎好

临沂市肿瘤医院怎么样

在艾玛医院做人流手术多少钱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费用

汕头无痛人流医院排名

为什么总是拉稀
腹泻可以用远大医药立可安吗
急性腹泻需要注意什么
拉肚子快速止泻的办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