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原来我是妖二代 第八十一章 中文八级

发布时间:2019-09-24 16:22:39

原来我是妖二代 第八十一章 中文八级

李羡鱼出身在普通的小康家庭,养父年轻时是混子,个人毫无文学修养,所以就不觉得子女需要什么文学修养。冰渣子姐姐和李羡鱼出生到现在,连美术兴趣班都没报名过。

小学的时候,老师变着法儿诱导家长同意给孩子报兴趣班,别人家的家长,苦着脸说:老师哇,哝这个兴趣班太贵了,我们上不起。

李羡鱼的家长:学个屁的画画嘞,先加减后乘除有括号怎么办,他连这个都没搞清楚,还学画画.....你们学校穷疯了吗,不务正业,搞哪门的兴趣班。

养父就是这么怼的,肛的很。

所以李羡鱼从小到大就没碰过钢琴,特别嫉妒那些会弹钢琴的同龄人。

旋转餐厅除了工作人员,这个点儿,大家都吃完早饭了,没有其他食客。地点虽然不合适,但幻境很安静,维多利亚心无旁骛的弹奏完一曲,突然惊觉身后有人。

回头去看,发现是那个把他弟弟打伤的中国血裔,一个地地道道的新人。

维多利亚展颜一笑:“弹的好吗。”

蓝色的海面仿佛活了。

李羡鱼鼓掌:“猴赛雷,猴赛雷。”

维多利亚歪着头:“猴傻累?”

她的中文发音不太标准。

“一种方言,很厉害的意思。”

维多利亚也没有吃早餐,米国那边习惯了早上起床先锻炼,后吃饭,进旋转餐厅后,见周围没人,她技痒,先弹了曲钢琴。

李羡鱼要了豆浆油条小笼包,一个人坐角落去,出乎意料,维多利亚端着早餐凑过来。培根、咖啡、吐司、土豆饼、煎鸡蛋,标准的美式早餐。

这米国妞儿性格似乎挺开朗大方,善与人交,虽然生长在沪市,但和洋鬼子打交道的经验太少,李羡鱼不知道是她个人性格还是米国教育问题,反正换成中华上国的美人,只是有个一面之缘,交谈过几句,断然不会这般热情。

“你弟弟的伤好些了吗。”李羡鱼找了个话题。

“好些了....”维多利亚抿了抿嘴,“咱们可以用中文沟通,你的英文发音让我很难受。”

“好吧....”财大本科生感觉自己被人嘲讽了。

维多利亚脸上立刻扬起璀璨笑容:“中文老师说我很有语言天赋,学习中文才两年,但口语交流没问题。正好来中国检验一下学习成果。”

“你弟好些没。”李羡鱼又问。

“没有,”维多利亚神色黯然:“蟹蟹关心,他经常说“shit,我滴的头好动,胸口好动,全身都在动。”他很少受这么重的伤。”

动?

李羡鱼猜应该是痛,他不动声色,不去刻意指出维多利亚的错字,这是不礼貌的行为。

“那个,那个.....”李羡鱼说:“虽然我伤势恢复了,但身体老虚了,就缺点钱买营养品。”

说完,他一脸“你懂的”的表情。

维多利亚招手叫来服务员,给李羡鱼加了一杯牛奶,“多吃点有营养的。”

李羡鱼:(╯°Д°)╯︵┻━┻

谁要喝牛奶,钱,我要钱。

你是假装听不懂吗?

说好赔偿我二十万美金,都三个月过去了,为什么还没动静?

“好像没看到你的同伴哈。”李羡鱼是个体面的中国淫,不会把话说的太露骨,便换了个话题。

“他们去缅甸缉拿一群毒贩去啦,本来我和莱德也要去,但他受伤了,我留下来照顾他。”维多利亚说。

“毒贩?血.....超能力者吗?”

“嗯,咚咚都是坏人。”

“不好意思,是我妨碍你们了。可缅甸的毒贩......为什么要你超能者协会去缉拿?”李羡鱼心说,你们米国佬手伸的够长啊,缅甸的毒贩和你们有毛关系。

“噢,是这样的,上个月这群毒贩在米国秘密交易,被我们协会的执法者发现,那名执法者当时孤身一人

原来我是妖二代  第八十一章 中文八级

,偶遇了那场交易,两只拳头打不过四只手,被他们给爱了,爱的不成人形,爱的粉身碎骨。”维多利亚悲伤道:“年纪轻轻的生命,被他们爱死了。”

李羡鱼倒抽一口凉气,这群毒贩是禽兽吗。

维多利亚说:“这次副会长他们去报仇,用B的道,还B的身。”

她说的,好像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李羡鱼突然觉得自己对中文还不够精通。

李羡鱼战战兢兢道:“你们副会长,要爱回来?”

维多利亚奇怪李羡鱼为何这副脸色,摇头说:“我们的行动不应该叫做爱,是维护法律,维护正义。”

李羡鱼突然听懂了,神特么爱啊,明明是害好不好,你的词汇量让我头皮发麻。

维多利亚是个健谈的女孩,出身血裔家族,又不像日不落帝国那些古老贵族一样,充满着与生俱来的骄傲和自视甚高。和李羡鱼这样的新人也能聊的火热,但聊着聊着,这个中国的新人突然不跟她说话了。

维多利亚一头雾水。

李羡鱼只是觉得跟这姑娘聊天太累,明明中文才是他母语啊,为什么跟这个米国妞聊天,却有一种江湖菜鸟和大能手谈的错觉。

大能的每句话似乎都有深意,菜鸟需得咬文嚼字之后,才能幡然醒悟。

李羡鱼一边吃早餐,一边刷血裔群。

今天群里特别热闹,好多潜水的同事们竟然保持着高密度的聊天。

“谁还在沪市的,赶紧回公司揍龙傲天。”

“晕,你们还没揍完?都半小时了。”

“本来我们准备揍个半死就算了,可突然发现龙傲天竟然打不死。”

“是啊是啊,打着打着,他又满血复活了,虽然搞不清楚为什么,但大家都很开心,因为这样我们就可以好好爱他了。”

“天呐,你们让让,器材室都给人围满了,我挤到现在还没踹龙傲天一脚。”

李羡鱼在心里为龙傲天点蜡,忽然意识到,雷电法王抽他的血,怕不是为了龙傲天着想吧?

你想,不注射咸鱼血,也就揍一顿的事。注射了咸鱼血,就不是揍一顿了,是血战到天明啊。

姜还是老的辣。

维多利亚左手叉右手刀,细心的切着煎鸡蛋,“听说你们公司的龙傲天醒过来了?”

李羡鱼抬头看她:“你怎么知道。”

“刚才听餐厅的员工说的。”维多利亚道:“竟然真的醒过来了。”

她语气和神色都很惊讶。

李羡鱼心里一动:“你知道龙傲天?”

维多利亚闻言,笑了起来,蓝色海面波光荡漾,漂亮极了,“我小声和你说,你们宝泽的龙傲天在我们超能者协会很有名的,都成笑柄了知道吗。宝泽崛起太快,稍微有点小事就在国际上放大,惹来嘲讽。而且前年宝泽在国际上发声,说要开启VR新时代,关注度很高。结果今年就听说工作人员龙傲天失控,还困住了很多参与其中的超能力者。嗯,用你们中国的话说,友谊的小船翻啦。”

李羡鱼有点尴尬。

“超能力者为此特意开了一个版块,无外乎一些旁观者的嘲笑,不过后面的分析说的很有意思,说除非你们国家佛教的首领,或者宝泽的执剑人有突破,不能VR开发注定是一个有头没尾的工程。”维多利亚小声道:“谁能叫醒龙傲天呢?肯定是很了不起的人,李,是不是你们大老板来了。”

她眼里闪着期待和紧张的神色。

李羡鱼想了想,问:“你觉得只有我们那个活在台词里的老板才能解决这件事?”

维多利亚点头,理所应当的语气:“除了他还能有谁呢。”

安康治疗宫颈炎医院
金昌性病
上饶治疗盆腔炎医院
北京华医中西医结合皮肤病医院专家
北京天伦不孕不育医院要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