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保安的逆袭 第七十一章 理由

发布时间:2019-09-24 17:56:28

保安的逆袭 第七十一章 理由

钟源有些犹豫了。

蓝瑛的神情很是诚恳,不像是在骗他,但是,这件事情关系重大,他也不敢轻易的相信一个外人。

如果真的跟她结成私密联盟,等于有了一个卧底在青冥子那边,应付起来就从容很多了。

可是,万一是骗他的呢?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兹事体大,蓝道友能给我一个相信你的理由吗?”

“我很痛恨青冥子,破坏他的计划,会让我很解气,这就是我的理由。”

蓝瑛愤愤的说道。

钟源抬手轻轻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说道:“蓝道友,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不要拿情绪来做借口,说一点让我相信的理由吧。”

蓝瑛很是气愤的看着钟源。

钟源无奈的看着她。

两个人对视了一分钟左右

保安的逆袭  第七十一章 理由

,蓝瑛才悻悻的说道:“好吧,说实话,按照他的计划,我只是一个被他那些徒子徒孙控制的傀儡,付出的最多,却得不到多大的利益,我不想这样,我希望和你们合作,争取更大的利益。”

“你能确定跟我们合作,能够得到更大的利益吗?”钟源很好奇的问道。

“如果你们足够聪明,应该会跟我合作,给予我更多的利益。”蓝瑛道,“因为我只是一个人,而他们是一大伙人。把整个神剑宗都给他们,也喂不饱他们,但是只要拿出一部分东西给我,就能够喂饱我了。”

喂饱一个人,确实比喂饱一堆人要容易得多。

说到真实的意图,蓝瑛之前脸上的怨恨一丝都找不到了,甚至还冲着钟源粲然一笑,媚态百生的说了一句:“实际上,我是一个很容易就得到满足的女人。”

钟源并没有接她送出来的那个秋波——对一个长期侍奉一名老朽之人的女人,他并没有多大的兴趣——当然,如果是有种子,他还是会下的。

他就像没有看到一样,继续他的质疑:“但是你凭什么相信,跟我们合作之后,我们不会过河拆桥,让你什么好处都拿不到,甚至把命都搭在那里呢?”

“我知道我的份量,我对神剑宗没有任何野心,我会在你们过河拆桥之前就离开神剑宗。”蓝瑛道,“跟他们在一起则不然,我只能永远的做他们的傀儡,一直到死。”

钟源问道:“那么,你想要从跟神剑宗的合作中,得到什么呢?”

听到他这么问,蓝瑛笑了。

肯问条件,那就说明有了合作的意向了。

在外面,神剑宗那些元婴修士的神识都关注着钟源的洞府。

进去那么久了,还没有出来,他们都有些焦虑了。

甚至有人在想,是不是这一男一女在那里面干柴烈火的人忍不住,做了一些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呢?

难道蓝瑛是想靠着自己的肉身来获得钟源的同意吗?

钟源应该没有那么离谱吧?

一个元婴修士,那得是活了多少个年头的人,怎么可能会被女色所迷?

这段时间里,他们自己达成了一个共识,那就是神剑宗宁可不重建,也绝对不能让蓝瑛成为神剑宗的掌门弟子。

门派传承断绝,那是一件很严重的事,但是一个门派被外人控制,成为另外一个门派的附庸,那是更加严重的事情。

他们不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他们也相信,钟源也不能允许这种事情的发生。

因为这同样也不符合飞仙门的利益。

所以他们并不担心钟源为女色所惑,作出同意蓝瑛成为掌门弟子的决定来。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才等到钟源将洞府的门打开,带着蓝瑛出来。

这些修士都注意到,两个人的衣服头发一点都没有乱的迹象,神情也都正常,说明并没有发生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

他们心中也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他们就怕钟源不知道蓝瑛是青冥子的女人,要是冒冒失失的把人家就给上了,那可就麻烦大了。

青冥子的绿帽子可不是那么好送的。

虽然钟源的背后有化神修士,但是人家青冥子自身就是化神修士啊。

两个人走出来的时候,脸上都带着微笑,显然这是一次很顺利的谈话。

但是神剑宗那些修士心里都咯噔一下,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这两个外人谈的顺利,那就意味着神剑宗成为了他们之间一个用来交易的物品,命运可想而知了。

果然,钟源一开口就带给他们一个噩耗:

“我刚才跟蓝道友深入的谈了一下关于神剑门重建的方案,她提出了很多非常具有建设性的意见,我确信她拥有执掌一个门派的能力,所以我认为你们应该同意她成为神剑宗的掌门弟子,相信我,她能够带着神剑宗走得更远。”

同意蓝瑛成为神剑宗的掌门弟子。

果然是在出卖神剑宗的利益。

那些修士一下子都懵在那里了。

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他们都爆发了:

“钟道友,这是绝对不可,神剑宗的掌门弟子,只能选择血统纯正的神剑宗弟子。”

“钟道友,你要明白神剑宗是所有神剑宗弟子的神剑宗,而不是某一个人,或者是某一股势力的神剑宗。”

“钟道友,我们能够接受你出任本门的掌门,那是因为你的本门有恩,老掌门也信任你,你来出任掌门,大家都服。可是这位蓝道友,我们不是说她不行啊,只是这么突然的就让一个我们都不了解的人,成为我们的掌门弟子,真的很难让人心服。大家都不服的话,哪怕她有很大的能力,以后当上了掌门,也是没有人服从的。”

“钟道友,你再想一想,建立门派的事,并不是那么着急,我们可以缓缓图之。”

钟源手中有成逸夫托付给他的东西,他们说的还算委婉,不过反对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蓝瑛脸上表情没有什么变化,还是带着微笑,站在一边,并不说话。

这种事情要钟源的处理。

“各位道友,我知道你们的顾虑,但是我可以向你们保证,神剑宗永远都是你们的神剑宗,”钟源道,“蓝道友的加入,对神剑宗绝对是一件好事。”

抚州治疗睾丸炎方法
江西妇科
忻州牛皮癣医院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能用医保卡吗
深圳益尚白癜风专科医院电话多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